闲情偶寄52:最后一期

5.0万次播放 9小时前更新

【彩蛋时刻】

彩蛋(一):这一年的《矮大紧指北》……

52周,156期,在这里,高晓松变成了矮大紧,在这里,视频里拿着白扇道古论今的书生变成了静坐录音间倾听心灵的挚友。

 

这一年间,我们遇到过风度翩翩的少年,领略过绝代芳华的公子,感慨过惊世传奇的红颜,赞叹过经久不衰的气魄,折服于荡气回肠的人生……

生命,最不可说的就在于它的变化,最美妙的不过于它的神奇,它不可定义,但你知道,它就在那里。

 

(那些在《矮大紧指北》中出现的人物)

一斜斜乍暖轻寒的夕阳,一双双红掌轻拨的鸳鸯,一离离原上寂寞的村庄,一段段断了心肠的流光,在这里,如果能让你得到一小刻的休憩,能让你找到一时间的安然,那就不算时光已糜,不算人生无趣,因为无论怎样,我们都在做一件晴朗的事。

 

(《矮大紧指北》上线大事纪)

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永远的经典莎士比亚,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洒满柳絮的童年,不知道你是否还在浅吟低唱越过山丘……一曲未终已被弃于四季,一梦未醒已委身于尘土,恍然回眸,逝去的不仅是罗大佑高歌的光阴,还有谁都回不去的青春。

 

节目开播,高晓松说,“终于不用化妆,没人围观,独坐书房跟大伙儿闲扯”,有媒体报道中说,其实我们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高晓松和一个矮大紧,一个负责追求理想,一个负责享受生活。高晓松和矮大紧并不矛盾,一个是在风里唱歌的少年,一个是等雪花把头发淋湿的智者。

 

这个世界很怪诞,怪诞到无法理解,也理解不了,以前是少了些特立独行,多了些沉默的大多数,现在是张牙舞爪,好像谁都在标新立异,多数人是不是还保持沉默不得而知,但思想确实少了。诗和远方也好,平凡与高贵也好,这一年没有了喧嚣,没有了过往,有的只是沉寂的内心和你们倾听的守候,这一年,不关心其他,只在乎你们,不纠结自己,只追求无问西东。

 

我恨我不能交给爱人的生命,我恨我不能带来幸福的旋律,而我庆幸我拥有过你们……我愿给你一间小小的阁楼,一扇朝北的窗,让你望见星斗,看破苍穹。

○ 最受欢迎栏目:文青手册

○ 最受欢迎文青:文青手册04:少侠朴树,清白之年

○ 最受欢迎的系列:十大美人系列、名人与宠物系列、十大曾经的省会城市系列

 

彩蛋(二):这一年的你们……

我恨我不能交给爱人的生命,我恨我不能带来幸福的旋律,而我庆幸我拥有过你们……我愿给你一间小小的阁楼,一扇朝北的窗,让你望见星斗,看破苍穹。

 

@超仔同学:第一次发评论,我知道晓松老师会看,但即使没有缘份被他看到,我迟到的这份感谢也应该表达出来。《晓说》就开始听,那时是好玩。从奇谈开始逐渐变成习惯和定期培训,拓展了人生思考。新《晓说》之后,开始实践,优化三观,用老师的观点跟别人论论道。《指北》开始似乎成为一种新的信仰,优化三观,憧憬诗和远方。非常感恩生命里出现的人和事,以及长久固定陪伴我的视频与声音。外界对高老师褒贬不一,我从不评价与解释,每个人有自己的选择,而我的选择是最大限度留在这里。

 

@With me:十分喜欢晓松哥的声音,内涵和歌曲,很多年依然不变。不管是高晓松还是矮大紧,你都是你,是我这种喜欢在内心世界挣扎,在精神世界不屈的人的灯塔,路标。就算被生活,家庭,金钱折腰,也要在心里给自己一个希望。多么希望有一天能在异国他乡偶然相遇,你不是偶像,我也不是粉丝,作为一个支持者,一个自以为是的知己,给你倒一杯红酒。谈一谈有你的人生。

 

@葫芦—哥:从《晓说》又来到这里,有的人可能觉得价格很贵,但是怎么说呢。声音这种介质总是能给人很不一样的体验,就算视觉设备再发达,声音仍然能作为一种独特的方式为人们带来很不一样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像你倾听一个朋友的闲聊,就像他在对你一个人说话,而不是对所有的人。

 

@Chrisban: 觉得大紧于我而言就是神一样的存在,我做梦都想成为大紧这样的人,游历世界,结交各界,博通古今中外,广览人间苍桑,然后揉成一个晓松再一个大紧,谈笑一席,影响众生,真爽。

 

@鹭岛晨曦:你褒奖林夕,致敬李宗盛,崇拜罗大佑等等,等等……我期待,我想象,有朝一日谁也能来牛逼轰轰的讲讲您——高晓松,这个永远充满爱和激情,永远不会老去的大文青,也让我们哭的跟鬼一样?

 

@CohenPu:感谢矮大紧陪伴我度过了思想最为活跃的一年,这一年里收获了太多的知识,领略了太多的高见和观点,犹记得你眼中的胡慧中、林徽因、邓丽君、王菲、朴树、Don·McLean、梵高、莎士比亚,我最爱的摇滚歌手郑钧、最爱的一期北野武、特喜欢的音乐家版本龙一,从你这里我了解了太多太多的优秀的人们,心生向往,以勉励我不断进步,保留美好,成为更好的人,希望第二季《矮大紧指北》无缝衔接,爱你矮大紧。我的偶像不多:李健、郑钧 坂本龙一,还有一个永远不可或缺的高晓松!第二季该讲讲你们清华的青葱岁月啦,想听你讲李健!

 

@庞嘉耀: 斗争与制衡、两性平权的正确打开方式、自由民主平等是互相矛盾的而且不是一套实践证明的真理,他们也有病态的时候、公平和平等的区别和矛盾、辩论的立足点的选择、NIMBY运动的阶段性发展带来的思考……这些都是这些年矮大紧教会我的,无不都是在呼唤理性思考的回归。我觉得这无论对于个人还是社会的发展都起了积极的作用。所以虽然知道老师很忙还是希望节目能继续做下去!加油!

 

@资深投资—美林:内容很值!大家买的可能不是知识,大家买的其实是一份情怀,这个社会太焦躁太不安,生活太枯燥太无聊,但是静下心来回想过去的时光,我想大家都能想起来那个曾经年轻过,热血过,青春过的自己吧。

 

@贝贝:我们感谢高老师和蜻蜓能够做出的精品节目陪伴我们一年,说实话真的舍不得,我们期待高老师有更好的节目,也期待最后一次语音连线。

 

@Eight:感谢大紧老师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做了一档叫《矮大紧指北》的节目,去年3月份买的时候以为2017年12月底就会结束,但跨到18年居然每周还有。期望不抱得太满这样每周都有惊喜“咦,这周他还在更新”,直到他让我养成另外一种生活方式的时候,终于到了尾声。指北排行榜每一位人物在他讲完以后再去收集他们的趣事,文青手册介绍的电影书籍和音乐,摘下来写到自己的书影歌单里,然后去复习。闲情偶寄的趣闻觉得很有意思的那些事,再去分享给朋友们。这种生活方式的养成,让以后即使没有每周一三五的节目更新,我相信我也能继续下去,感谢大紧老师,感谢你让我改变,感谢你让我感受到我的改变。

 

@楠茶:听这个节目成为一种期待和习惯,残忍的是周五过后,这种期待会被剥夺,这个习惯会被打破,心里会落空空的……但是,正是因为《矮大紧指北》这个节目,我们才能从“第一手资料”去深入的了解高老师,非常幸福。谢谢。

 

@庞嘉耀:听节目已经成了习惯,长了很多见识,也学到了许多。感谢老师,我想现在到了尝试自己修行的时候了…除了大紧,还应该感谢大家。回想过去的一年很多好时光都有你们。宴席散,曲未终。带上耳机去远行,下一个路口见。

 

@张牛牛:听节目的时候知道会有结尾,但是却从来没想过要告别,每一期都好像听到大紧孤独的自己,人世间慢慢长途,经历的人和事情都要认真地告别,可唯独这个节目不想告别,世界那么大,大到可以幸运地找到一个晓岛靠岸,世界那么小,还想在听大紧接着说。

 

@LEO:大紧不是远方,只是为我们指明了方向,继续沿着这条路逐北前行,不断积淀成长,终有一天,我们会越过山丘,在下一个渡口,再与大紧邂逅。

 

@Brightmirror:我想笑着对你说再见,眼角却泛出泪光;在节目结束的那一刻,我看见你禹禹独行的身影远去,脸颊滚落两行热泪……告别不是你初衷,我们也不会散去,天长地久来日方长,哪怕再会遥遥无期,仍愿等你千年万年!——致亲爱的高老师。

 

@罗希:千头万绪不知从何说起,每周听三次大紧已经成为习惯,闲情偶寄更靠近了你的生活,文青手册每一次推荐都暗暗记在了心底,我们江湖再见,即使无法亲自见面,在某本书某部电影我们也会相逢,在心底。

最近比较大的感慨就是荧幕上的人其实有我们理解不了的孤独与无助,表面热热闹闹的反衬其实心灵更孤寂,最近跟做编辑的朋友交流过,其实作家这种类似表达者是很寂寞的,如果收到读者来信其实特别欣喜,因为媒介的更新换代,传播确实更广范围更大也更快速,但其实更显寂寞,很多名人真实私下的生活并没有那么高级万千簇拥。

 

@Vigia:这一年有高晓松老师和各位听友的陪伴,过得很幸福,感恩。蜻蜓FM也很认真地经营这个栏目,谢谢你们。

 

@戚美丽:单身的人更感谢有大紧的陪伴,感觉每个周都过的很开心,有有趣的人去认识,有有趣的世界去发现。对高老师想说的是,您说罗大佑是您的灯塔,您又何曾不是我们的灯塔。您的歌我们也反反复复听了一遍又一遍,品析上帝握着您的手写出来的词句。感谢现在的世界,现在的科技,和您喜欢新鲜事物的热情,使我们离您更近。像您这样的话唠,不说话会憋疯吧您今儿(周三文青手册)说没有下周了,那就期待您别的节目吧,反正都是你,关注你不走丢,老铁666。

 

@小王:#晓说#和#矮大紧指北# 是一潭清水,高晓松便是源源不断输送活水的源头,我们饮水思源。“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矮大紧,像老师,像朋友,更像兄长。是明灯,是星星,更是灯塔。“爱你不是两三天”,爱您不止两三天。有您在,我们不慌张。

 

一位知音在朋友圈说:

《文青手册》倒数第二期时,晓松让大家猜他最后一期将要讲他深爱的一位是谁?今天掲晓了,居然是我“前夫”罗大佑!

(因为我曾说:“每次听罗大佑的歌,都感觉我们是前世夫妻。”朋友就把他简称为我的“前夫”。)

今天努力回想《文青手册》是从谁开始的?好像是李宗盛?那个躺在床上初听的早餐,仿佛就是几个月前……不敢相信一年忽地过去了。朴树,黄磊,张大春,诺兰,王家卫……最后落子罗大佑,满盘灿若星空。

讲罗大佑这期节目,几乎成了卡拉OK,大紧一首接一首地唱,但你听的并不烦,因为每首歌的“能量密度极大”(借用晓松口头禅)。

当晓松说到:某个晚上在三里屯酒吧终于抱着吉他为罗大佑伴奏,因为终于和自己的精神偶像在一起而感觉幸福,我默默回想这一年以来陪伴《矮大紧指北》,也是同样的感觉……

《晓说》固然也不错,但那个高晓松与我的距离,是墙上电视屏面到盘坐在沙发上的我所戴眼镜的距离,大约3米;而《矮大紧指北》里的晓松,是枕边的手机到我耳膜的距离,不到0.3米。心很近,人很安然,情感温暖透明。

当他讲到那场史诗级的上海演唱会,我记起当初听到“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时的崩溃,记起泪流到脸上的温度,记起在那个黑暗迷乱的现场,青春就从“进行时态”改写为“过去时态”了……高晓松在《矮大紧指北》里对这个演唱会的动情口述,我相信会成为音频节目中的一段经典,无论多么精彩的文字书写,都无法替代。这就是音频的独特魔力所在。

这期节目的最后,是一个充满寓言感的奇妙场景:高晓松与罗大佑在飞机上碰巧邻座,谈着谈着大佑疲倦地睡了,头歪向晓松,晓松观察到男神老了……我也在想,以后还会如此接近地相遇吗?

即使是高晓松,也终有一日会成为高老松。那时的他会瘦了吗,会多几分学者的雅痞气质么,会拍一部令他自豪的电影么,会写出如《海上花》一般的歌吗,会如王朔一样以立遗嘱写忏悔录的心情写《致女儿书》吗,会在美国以华人领袖身份从政吗,会做一个极有影响力的海外华文媒体吗……

我不知道我们将会发生什么,遇见什么,虽然已“年近半百”(多么可怕的词语),人生似乎成了定局,可是我们仍如二十岁一样,不知道“未来”会怎样……

 

期待人生无论如何一直有你,知音们。

彩蛋(三):这一年矮大紧的忙活……

《闲情偶寄》,闲谈生活,这一年,矮大紧的生活不再神秘,《闲情偶寄》记录了他的点滴,与知音朋友们分享了他的生活:

 

(矮大紧一年的闲情偶寄)

高晓松曾说,“每次有一个新的事情要去做、有一个新的项目要开展、有一个新电影要拍、有一张新唱片要开工的时候,我都会觉得非常高兴,因为做我们这一行的人有一个大乐趣就是一生会做很多很多不同的事,这就是我当时放弃了科学来做这个的原因,做科学可能一生就只做一件事而且还经常没做成,但是在这一行我觉得很快乐,每隔个一两年、两三年大家可以做一件新的事情”,人类,有的时候聪明,有的时候傻,但始终在进化。

 

【大紧语录】

1.我从小就是一个倾诉欲特别旺盛的人,我说的是倾诉欲,并不是表演欲,而主要是想跟人说话,用各种各样的方式说话,用写歌的方式说话,用拍电影的方式说话,用写书的方式说话,后来就直接说话,直接说话一直说到现在,可能是因为我小的时候比较孤单的原因吧。

2.有强烈倾诉欲的人我觉得有这么两种人:一种人是心里面确实有很多东西想跟大家分享,还有一种人其实就是比较害怕孤单,我就是那个后者。

3. 我还记得我小的时候跟我父亲就关系很冷淡,据我母亲回忆,我好像从来没问过我父亲任何问题,到我长大了,到我二十几岁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然后痛哭流涕地跟我爸说,说你要不要跟我谈谈心呢?你想不想听听我是怎么成长的?这些年我的内心是什么样的,我的梦想、我的所有的挣扎,结果还是被拒绝了,很失望。

4.小的时候会觉得非常孤单,但是长大了倒有一个好处就是比较轻松,因为你如果是孤单的长大的,你对那些亲情等等,包括对亲密关系没有那么大的依赖,不会有亲情的包袱。但对于那些成长中有亲密关系的人来说,或许是一种幸福。

5.知识,或者叫知和识、艺和术,就是你成长中间那些外在的东西,那些见识,你去弄那么多地方,跟大家分享分享,觉得还挺好玩。但是内心深处的那口井还好,没那么多波澜。

6.说自己的事的时候,说着说着发现原来我的成长是这么单薄,有的时候我看到一个比如说生活在小镇上的人写的散文、感悟,哪怕是一天黄昏走回家去,看到的那些平静的、美好的生活,鸡鸣狗吠,人们行走,我都觉得好有意思。有的人可能就是在一个小镇上待着,他就有强大的那种心灵,我是全世界到处跑,跑了那么多地方,其实也没多少真的自己内心深处积累的那种很深刻的东西。

7.我的成长中很多朋友跟我说过,说其实高晓松你的能量如果不这么分散的话,你的能量密度集中在一点,你一定能把它打透,每次我都笑笑,我就说,我说这东西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只有我自己知道这个东西是没选择的。

8.人的一生其实是独木桥,不是你能选择,你看大地特别辽阔,其实是亿万人的独木桥拼起来的。

9.最近一两年,包括做这个节目,对我自己有很大的触动,身边的工作人员说,高老师觉得你有观众的时候好像特别有情绪,因为一个人坐在这儿的时候,仿佛回到了小的时候弹琴的日子。小的时候弹琴的日子其实是不太孤单的,虽然一个人坐那儿,但是你在弹琴,你在跟自己对话。

10.如果有一些改变的话,就比如说我是不是已经开始认识到自己很多的事情,我开始认识了自己,或者叫看见了自己,《奇葩大会》最后一期让我演讲,我只讲了八分钟,但是主要讲的就是一个问题,就是说你表达,你忘我,那最终其实如果你能走到更深远的地方,能看见自己,哪怕是一个空虚的自己,哪怕是一个庸俗的自己,但是他一定是孤单的自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